草莓无码

  草莓无码阮云乐咬唇,向阮云欢瞅了瞅,说道,“姐姐为长,还是姐姐先选罢!”

  非但口称“姐姐”,还是从不曾有过的礼让!

  阮云欢勾了勾唇,淡笑道,“多谢妹妹相让!”垂目想了一瞬,说道,“临水之地不易干旱,想来收成必好,何况江淮的丝绸天下知名。至于渭南……嗯,也算鱼米之乡,云欢并不曾去过,想来与江淮相差不远。如今既然各有两处庄子,不如我二人江淮、渭南各取一处,也算公平!”

  阮一鸣点头,还不曾说话,阮云乐便抢着道,“各取一处?那照应之人岂不是要两处奔波?姐姐,若不然这样,我取江淮,你取渭南可好?”

  “云乐!”阮一鸣沉声低唤,心中已满是气怒。她自己不分良莠,便将这包袱丢给阮云欢,待阮云欢分析好坏,自己却一径取了最好的。

  阮云乐扬了扬下巴,说道,“爹爹,女儿可是嫁入王府,堂堂王妃的嫁妆,岂能差下?更何况,姐姐亲娘留下的田产闻说极好,又何必与女儿争抢?”

  阮一鸣闻言,气的只是“嘿”的一声,说不出话来。心中却道,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,却不想自己对她自幼娇宠,也“功不可没”。

  阮云欢侧头向阮云乐瞧了片刻,轻轻点头,说道,“也罢,横竖日后不指着这些产业过日子,便由妹妹罢!”

  阮云乐听她这么好说话,一时又迟疑起来。难不成,江淮的庄子比不上渭南,自己又上了这丫头的当?寻思片刻,说道,“长姐为先,要不然……我取渭南,姐姐取江淮?”

  阮云欢唇角笑意更深,水眸迅速掠过一抹喜色,又压了下去,点头道,“如此也好!”

  阮云乐见她神情,立时暗道,“啊哟,不好!又险些上了这丫头当!”忙道,“罢了,还是姐姐取渭南罢,那里多山,想来要费些人手,云乐手中可无人可用!”

  阮一鸣见她犹豫不定,计较得失,丝毫没有大家闺秀、名门千金的风范,不由连连皱眉。

   柔美纯白美女飘逸长发海边写真

  阮云欢微笑道,“妹妹瞧怎样便怎样罢,横竖给爹爹一个实信儿,莫让爹爹为难!”

  阮云乐将牙一咬,说道,“那就江淮罢!”

  “哦!”阮云欢笑容不减,声音里却泄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失望,说道,“那……就依妹妹!”

  阮云乐心底暗笑,果然,这丫头自个儿想要的是江淮!

  阮一鸣见阮云欢不争,倒也松了口气,说道,“那便如此罢!至于那陪房……”

  “爹爹!”阮云欢打断,说道,“今日奔波一日,女儿乏了,那些人女儿懒怠见了,便由妹妹先选罢,余下的给云欢便是!”搁下茶盏起身,先给老夫人行过一礼,才又给阮一鸣行礼,说道,“女儿告辞!”

  阮一鸣见她神色淡淡,一时不知道她究竟是当真不在意还是心里不悦。这两年来,眼前的这个女儿,一日较一日令他心生敬畏,也不敢再问,只是点头道,“好!你好生歇息!”

  阮云欢勾了勾唇,又再别过马氏、祝氏和小姐妹几人,便退了出去。

  八月二十,一场大雨带来秋凉,靖安侯公孙明远与友出城赏景,不慎淋雨,引发旧疾,竟然上马艰难,第二日便上书朝廷,请求卸去十万铁甲军兵权,安心静养。

  铁甲军,那可是大邺朝最强的一支劲旅!

  一时间,满朝哗然。皇帝震惊,亲赴侯府探望,才知靖安侯于十余年前便有隐疾,抚慰之后,准奏。

  八月二十七,驻守边关的大将军陈洛书奉旨回京。八月二十八日,接掌十万铁甲军兵权。

  至此,建安侯秦义终于轻轻松了口气。十万铁甲军兵权一去,靖安侯府便如苍鹰折翼,再无所惧!至于陈洛书……

  秦义挑唇淡笑,齐王和五皇子,都是他的外孙,如今齐王声势正隆,如日中天,他总不会去相助还未封王的五皇子罢?

  正在秦义斟酌如何拉拢陈洛书时,却接到大将军府的帖子,请建安侯秦义于九月初一赴宴。

  秦义大喜,自然欣然应允。

  届日,秦义一袭锦袍,带领次子秦裕龙,次孙秦鹏及秦裕龙的长子秦彬一同前往。

  陈洛书府前相迎,厅内宾主尽欢。酒过三巡,陈洛书道,“侯爷,实不相瞒,今日末将请侯爷前来,是想请侯爷见个人!”

  秦义自进了大将军府,但见没有别的宾客,心中便已诧异。一闻此言,忙道,“何人?”心中猜测,难不成这陈洛书也有意拉拢自己,进献什么美女?

  陈洛书闻言,向一侧侍立的陈仁喝道,“逆子,还不快将人唤出来?”

  秦义微诧,向陈仁望去。

  陈仁虽然是陈洛书的庶子,但他一向骁勇善战,在边关军中的威信,还胜过嫡兄陈松。

  陈仁躬身应道,“是!”转身入内,片刻带着一个女子出来,掀袍给秦义跪下,禀道,“小子不经长者许可,擅娶侯府小姐,还请侯爷责罚!”

  秦家四人一见那女子,齐齐大吃一惊,一齐站起,唤道,“秦琳!”这女子竟是秦天宇的嫡长女,年初扶李成璧灵柩回返阳川的秦琳!只是不知为何,她不但不在阳川县守孝,几时又嫁给了陈仁为妾?

  秦琳眸光低垂,向四人敛衽一礼,说道,“秦琳见过祖父,见过二叔和两位兄长!”

  陈洛书见四人脸色均是大变,便叹了口气,向秦义深深一揖,说道,“侯爷容禀,这逆子自幼不听管束,如今做出这等事来,末将也曾重责于他,只是,如今事已至此,秦小姐的名声要紧,好在这逆子失偶多年,不曾再娶,如今便请侯爷应允,让这逆子迎娶秦小姐为妻!”

  秦义闻秦琳竟随了陈仁,心中惊怒莫明,咬牙道,“大将军,你我平辈论交,陈将军又是贤妃娘娘兄长,秦琳却是本侯的孙女儿,这……这岂不错了辈份?”

  “祖父!”秦琳淡淡接口,说道,“三妹秦翊嫁入皇宫,与贤妃娘娘姐妹相称,如今秦琳嫁给陈将军,岂不是正好?”

  秦义被他一噎,顿时说不出话来。秦裕龙听她直呼秦贵人的名讳,心中便已不悦,皱眉道,“话不能这么说!秦贵人服侍皇上,那是我建安侯府一府的荣耀,哪里还论及辈份?”

  秦琳淡淡一笑,说道,“秦家与陈家,也不过是同朝为官,并无亲故,又论什么辈份?”

  秦裕龙见她一个小辈,竟然当着外人顶撞自己,不由大怒,喝道,“你不经媒证,便委人为妾,岂不是羞辱我秦家门楣,我建安侯府,没有你这等女儿!”

  秦琳冷笑,淡道,“早在两年前,秦家便早已没了秦琳容身之地,秦琳又岂会不知?如今秦琳有幸,得陈将军收容,心中感激,莫说抬为夫人,便是一生为奴为婢,也在所甘愿,只是公爹不愿坏了同僚的情谊,才知会祖父一声儿,也是全礼的意思罢了!”

  陈仁跪在地上,低声道,“琳儿,莫要胡说!”

  秦琳微微抿唇,便不再语,神情却极为执拗。

  秦裕龙气的身子发抖,指着她道,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这不知羞耻的女子!”

  陈洛书忙道,“侯爷息怒,此事皆是犬子一人之错,末将已重责于他,侯爷若还不能消气,末将将他交给侯爷处置便是!”说着向陈仁一望。

  陈仁默然,一手扯脱腰带,将长袍中衣尽数褪下,露出光裸的上身,俯首向秦义磕头,说道,“但请侯爷体恤陈仁对琳儿一片真心,应允此事,陈仁愿受一切责罚!”

  秦家四人一瞧,但见他整个脊背杖痕交错,血肉模糊,虽说隔了些日子已经结痂,却也可见当时处罚之重,不由都是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秦琳脸色微白,上前将他衣衫覆上,低声道,“将军只当纳一个寻常百姓的女子不好吗?又何苦如此?”

  秦裕龙冷声道,“当初,你丈夫杀了你大哥,你不为大哥报仇,却处处回护那恶徒,秦家岂有你这等女儿?”

  秦琳抬眸,淡淡向他一扫,却落在秦鹏身上,说道,“二哥,如今大哥惨死,爹爹亡故,便连妹妹秦珊也被人害死,母亲无能,我们家里,便只有你我二人相依,你也不再认我,是吗?”

  秦鹏闻她说出“二人相依”的话来,不禁心头一动,便道,“琳儿说哪里的话,你我亲生兄妹,岂会不认?”转身望向秦义,躬身道,“祖父,琳儿遭逢不幸,正是需要家人关切之时。何况,纵然她守孝期满,我们又岂能不为她终身着想?陈将军功勋卓著,如今又对琳儿情深,我们又何苦为难?”

  陈洛书是当朝国丈,又新近得了兵权,正是朝中炙手可热的人物。而陈仁不但是他的儿子,又是他手中得力的战将,若是自己相助秦琳,日后有事,秦琳自然也会眷顾他这个哥哥。

  秦义心中却是又一番计较。如今秦琳已被陈仁收房,若是不依,她失了清誉也倒罢了,旁人议论的可是建安侯府的门庭。如今陈洛书既然低声下气相求,倒不如顺水推舟,将她嫁陈仁为妻,得了这门姻亲,再施以手段,异日有事,也好令他倒向自己一方!

  计议已定,当即叹了口气,说道,“琳儿与令郎,原本也无不可,只是如今她孝服未除便即再嫁,有所不妥!”

  陈洛书闻他语气松动,忙道,“这有何难?如今对外只说陈仁纳了一名妾室,于府中行夫人之权,待到孝满,再抬为正室便是!”

  秦义一听,便也顺势点头,说道,“将军考虑周全!”便将此事定下。

  阮相府。

  白芍闻报,不禁扬眉,吐了吐舌头,说道,“想不到这秦大小姐倒是个厉害角色,对自个儿的祖父、叔叔不留一丝转寰的余地。”

  阮云欢淡淡一笑,说道,“两年前,她嫁给李成璧那日开始,秦家已将她当为废棋,她对他们,又能有几分情份?”

  上一世,秦琳入选为妃,可是一个狠角色,若不是深知,她又何必费事留她性命,还千方百计将她引回帝京?

  阮大小姐淡笑,隔窗望向皇宫的方向。秦翊,究竟是你更强一些,还是秦琳稍胜一筹,我阮云欢拭目以待!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