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屏在线观看

  一个落汤鸡似的女人哆哆嗦嗦出来,一身湿透的红裙紧黏在身,凌乱的长发还在滴水。 ()

  “二哥?”

  魏家玉迟疑地喊了一声,很快又大喊一声二哥扑了过来,脸不知道是水滴还是泪珠。

  “站住!”魏安然皱眉,警觉地握紧手里的枪,喝止她的扑近。

  魏家玉刹不住步子,被他后退躲开,整个人趔趄着冲向下头深不见底的蓄水池。

  魏安然手一拉一转,将她甩到一旁。因为他受伤的缘故,控制不太好力道,魏家玉便很是吃了点苦头,哎哟一声撞到凹凸不平的石壁。

  “二哥你干嘛,我头都磕破了!”

  魏家玉捂着额头,感觉一股温热黏腻的液体渗出,着魏安然他们的手电光一照,顿时大呼小叫起来。

  “闭嘴!”

  魏安然喝止一声,却已经迟了,受到刺激的魏家玉失去理智一般,压根不理会他的黑脸,骄纵地大吼大叫。

  “你吼我!你把我哥磕成傻子,现在好不容易我哥好了,你又想来害我?我打死你个狼心狗肺的!”

  魏家玉发疯一般冲撞过来,泼妇一般揪着魏安然的衣裳往下头扯,全然不顾自己身不雅的衣着将身形暴露无遗。

   清晨的一声morning

  宁风致忍无可忍,一记手刀劈晕了她。

  “队长,咱们已经暴露,不能在这耽搁。”

  魏安然怎么会不明白此时的危险处境,他只是面对魏家人时,习惯性地有些束手束脚。

  此时宁风致出手替他解决难题,他冲宁风致感激一笑,拎着魏家玉软趴趴的身子往她之前藏身处一抛,不再迟疑地挥手,带领小队迅速前进。

  地道里回声很强,魏家玉尖利的几嗓子,惊动了地道尽头的人。

  听着纷杂沉重的脚步声,魏安然心闪过懊恼。他之前的迟疑带给自己以及兄弟们的,很可能是灭顶之灾!

  可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,魏安然拿得起放得下,很快将不合时宜的情绪丢弃,发出备战手令。

  五人迅速进入备战状态,各自寻找合适掩体,相护掩护前进。

  砰砰两声枪响,魏安然跟对面同时射出子弹,拉开战斗序幕。

  地道很宽敞,可惜大半被蓄水池占据,剩下仅容一人站立通过的过道,加之地道石壁凹凸不平,不时需要避开障碍物,不熟悉地势的话,很容易吃亏,一个不小心跌落下头蓄水池,便是九死一生!

  双方一接触是你死我亡的射杀!

  好在魏安然五个不是普通人,即使没有针对这种特殊地形进行过模拟训练,依旧凭借他们过硬的身体素质以及默契的配合,硬生生顶住对面的疯狂射击,没有受伤不说,反而抓住机会给对面一记狠的。

  此消彼长,五分钟后,局势反转,魏安然这方五个人安然无恙,而对面已经被干掉四个人,惊呼着掉落三米之下的水池,咕嘟嘟吐着气泡,再也没有浮来。

  趁着对方火力减弱的空档,魏安然一个箭步前,蹬住石壁半空处一人高的凸起,整个人跃起在高空,视野瞬间开阔!

  当然他的身形也暴露在对方视野。

  但是魏安然蓄意发动这一击,开枪速度又是出了名的快狠准,在对方反应之前,已经干掉对方三人!

  他提着一口气,脚步在石壁看好的位置又是一蹬,半空以着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腰,避开扫射而来的子弹,砰砰两声,消灭最后两个敌人。

  宁风致双手齐发,一招千手观音,将魏安然身前护得密不透风。清脆的几声撞击,子弹被打飞,撞击到石壁,激起几簇火花。

  说时迟那时快,电光火石一瞬间,战局已定。

  魏安然轻松落地,闪身躲进一块凸起的石壁之后,回头打手势询问队友情况。

  得知四人没受伤,魏安然示意几人装备子弹,调整状态,三个呼吸之后,又继续前行。

  轰隆隆一声巨响,魏安然几个猝不及防,猛地扒紧石壁凸起处,固定住身形,同时不忘记握紧手枪,随时准备应敌。

  地面震颤,下头水面都颤颤地起着涟漪,像是有一只巨大的手掌,从底部颠着这池水。

  又是连续几声爆响,石壁灰土扑簌簌落了几人满头,魏安然等人压根顾不去擦拂,只能尽力将身体贴近不住震颤的石壁。

  凹凸不平的石壁硌着身体,并不是什么好的体验。

  “他们在炸出口,炸药威力太大,地道有可能塌陷,必须赶紧出去!”

  魏安然很快判断出形式,带头往外冲。

  冲不到百米,石壁顶已经开始有零碎石块往下掉落。

  魏安然几个速度受到阻碍,很快意识到情势的危急,顾不得受些轻伤,冒险往外冲!

  这要是被活埋在地道里,不死也要去半条命!

  谁下的命令,难道不顾地道里头可能有的人质?

  简直胡闹!

  魏安然心闪过这个念头,很快扔到一边,现在不是生气追究责任的时候,冲出去博得一线生机才是要紧!

  哗啦啦的石块落得更多更快,魏安然不急反喜。

  “马到出口了,香蕉视屏在线观看加把劲!”

  他大声鼓励战友,头也不回地开路。

  前头出现哭闹声,伴随着枪声,悲惨得像是人间地狱。

  魏安然心里一紧,明白肯定是地道里那伙人被堵在出口,抢着逃生而对身前挡路的人下了手。

  救还是不救?

  现在的情况一目了然,他们的处境跟外头那些人没什么区别,每一秒都意味着生死之分!

  救,还是不救?!

  魏安然看着近在眼前的光亮,以及那没头苍蝇似的挤在一起的人群,还有被踩踏在脚下的血淋淋尸体,脑神经绷得紧紧的,额头甚至泌出一层细密的汗!

  救,还是不救?

  两个选择再次在魏安然脑海浮现,他没有迟疑太久,抬枪射前头疯狂开枪扫除出路的歹徒,沉着下令。

  “你们几个出去,能捞一个带,保重自己!”

  他没有再攀附石壁,双枪在手,弹无虚发,将地道口堵着疯狂逞凶的歹徒击毙!

  杨靖之几个习惯了听从命令,很快判断出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质,近扯一个往洞口全力跃出!

Tags: